当前位置:首页 >> 翻译园地 >> 翻译技巧及心得
今天的天气:

翻译,请勿“对号入座”

来源:外办  【 】 发布日期:2020-06-15

  施燕华大使《我的外交翻译生涯》一书中有这样一则故事。70年代初,施大使作为中国赴联合国代表团成员来到纽约工作,她的办公室面对的是一家大公司。圣诞节前,她发现对面公司窗户上挂了一块红布,上面写着“Season’s greetings and Merry Christmas from the running dogs of the U.S. imperialism”(节日的问候,祝福圣诞快乐,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谨上)。看此问候,施大使和同事们被美国人的幽默精神打动。当时首都机场有一巨幅标语:“全世界人民联合起来,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后半句的英文是to defeat U.S. imperialism and all its running dogs。而国内报纸报道外国高级代表团抵达北京的照片常以这幅标语作背景,美国人的圣诞节问候里“running dogs”显然是在报纸上看到过这样的照片。中文标语中的“走狗”指坏人的帮凶,而英文“running dog”却让美国人联想到摇着尾巴在主人后面跑的狗,一副很可爱的形象,认为英文这么译很funny。这则故事的最后,施燕华大使写道:“一个小小的名词翻译,会有如此不同理解,使我深感翻译不只是字对字“对号入座”,更要注意文化含义的不同,翻译是文化沟通的过程。”

  的确,中译外特别容易忽视文字背后的文化因素,陷入字对字“对号入座”的误区。语言是文化的重要载体,俗语、典故、古语、比喻等等一些表述常常给译者造成不小的挑战。中文喜欢打比方,讲故事,语言生动,含义丰富。在翻译中如果处理不当,就难以在外国受众中引起共鸣,甚至会造成误解。在5月份全国外事翻译系统联席会秘书处举办的线上翻译培训中,徐亚男大使专题讲座中列举了一个“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例子。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4年来,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支持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2017年5月14日,习主席在“一带一路”高峰合作论坛开幕式上的演讲)

  As a Chinese saying goes, “Peaches and plums do not speak, but they are so attractive that a path is formed below the trees.” Four years on, over 100 countries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have become involved in this initiative.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原意是桃树和李树不主动招引人,但人们都来看它们开出的鲜花,采摘它们结出的果实,在树下走成了一条小路,常用来比喻品德高尚之人,用不着自我宣传,自然会得到他人的尊重和支持。译文采取了直译的办法,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原意翻了出来,而没有触及其比喻意。那这一译法在外国人士中的接受度如何呢?英文为母语的人士就表示,无法将译文中 “plum”、“peaches”、“attractive”等具象的概念与中文的比喻意联系起来。由此可见,文化要素的译文拿捏需要译者投入更多心思,离不开深厚的文化积淀和丰富的英文表达能力,需要平时多思考多试译,多学习积累精彩的译文。

  在今年的总理记者会上,李总理回答第一个问题时说,过去我们说不搞“大水漫灌”,现在还是这样,但是特殊时期要有特殊政策,我们叫作“放水养鱼”(We have repeatedly said that we will not flood China’s economy with liquidity. We didn’t do it in the past; we will not do it now. But the current unusual time requires extraordinary measures. Just as water is important to fish farming, sufficient liquidity is important to economic development.)。“大水漫灌”往年发布会常用“massive stimulus”,今年则采用了“flood China’s economy with liquidity”的译法;而“放水养鱼”,通过类比将放水养鱼与经济发展联系起来。这两处翻译既形象又准确,非常精彩,非常值得我们学习。较之于事实性陈述性的内容,文化要素的翻译在信、达、雅之间的权衡取舍更富有难度。

  为深入贯彻落实总书记对青岛的重要指示要求,我市自去年以来发起15个攻势。“攻势”一词汉英大词典中给出“offensive”一词,但经查证该词指“the act of an attacking party”、“attack”,表示进攻、攻击之意。而“十五个攻势”是一种比喻的说法,“offensive”一词不够恰当,“progress”、“development”、“advancement”也可以用,但感觉跟中文的“攻势”比少了一股劲儿。经过深入探讨,我们确定用“breakthrough”(an important development or achievement)一词,“发起……攻势seek breakthroughs in…”。随后,十五个攻势的单行本翻译编辑成册,取名“青岛攻势”。针对英文书名,大家集思广益,最先尝试提出“Qingdao: Breakthrough Underway”、“Qingdao Vision”、“Qingdao Action”、“15 Goals of Qingdao”、“Qingdao Gearing Up”等版本,而后综合考虑册子的文本风格,以及书名要简短醒目,便于排版,最后敲定“Qingdao Action Plans”。

  今年年初,我们翻译《人民日报》登载王书记文章《助力企业家完成创业“剧本”》。题目中的创业“剧本”怎么翻译?是按字面翻译为“scripts”?作为文章的题目,如果直译为“scripts”,外国人士乍一看可能很难与企业家或者创业联系在一起。后经研读全文和内部研讨,我们将题目译为“Help Entrepreneurs Write Success Stories”,“success story”英文释义为“someone or something that has achieved wealth, respect, or fame”,与“企业家”放在同一句子里就顺理成章了。文章的正文对“剧本”一词作了进一步的阐释:青岛正在广邀“名角”,请企业家写好“剧本”,我们当好“场务”,整合全球优质资源、汇聚发展智慧力量,打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新平台。中文“名角”、“剧本”、“场务”这三个类比生动形象,如何在译文中再现这个类比?经过反复琢磨和修改,最后我们形成了这样的译法:“If we compare starting up a business to producing a play, Qingdao is inviting famous enterprises from far and wide as actors and asking entrepreneurs to write the screenplay. We at the government, at the same time, will set the stage for their performance.”句首部分是我们增译的部分,也是拎起译文的抓手,起铺垫的作用。如果不加这部分,直接说“Qingdao is inviting….performance”,“actors”、“screenplay”、“performance”这些字眼就会令人以为真的要上演大戏。

  在平常的学习和工作中,我们常常为高翻们的精彩译文所震撼折服,有时也为自己成功破解一词一句而快然自足,也深刻体会到“翻译不是‘传声筒’,是不同文化间交流的桥梁”。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讲好城市发展的故事,是建设开放、现代、活力、时尚的国际化大都市的必然要求,外事翻译工作者责无旁贷。我们要始终将外事翻译工作与全市发展大局紧密结合起来,在服务高水平对外开放中体现外事翻译人员的工匠精神和时代担当。